李茂年再谈“比较经济学理论”
发布时间:2022-08-22    浏览次数:111


为什么要“再谈”


近期,有两篇文章提出“再谈”:一是再谈“健忘症理论”,二是再谈“比较经济学理论”。推出“两个再谈”,主要是针对部分对“比较经济学理论”中谈的7种比较的方法不会用、本末倒置地用、因小失大地用甚至根本不用的干部的一种再提醒、再叫醒。这里再次苦口婆心地劝诫我们的干部:彻底抛弃“健忘症”,对于集团公司反复强调的一些重要的理念、方法和必须到位做好的重要事项以及几乎是指名道姓的要求,进行再梳理、再反思,讲忠诚、讲规矩、讲责任,不当“局外人”,毫不犹豫地放弃“是说给别人听的”虚构假设。


比较经济学的核心是“比较”


比较经济学,从宏观上讲,是对比研究不同的社会制度或者同一社会制度的不同国家的经济理论、制度的学科。比较经济学的关键词是“比较”两个字,也就是通过国家制度与制度的对比,一些具体经济政策、法律以及法规的对比,进行优劣势方面的对比分析。说得通俗一点,就是我经常讲的“树标杆,找差距”,通过对标杆和自身的对比研究,找出最佳的、最合理的解决一个国家及其一些具体问题的方案。比较经济学这个题目很大,无须我们深入研究国家治理和宏观经济这些内容。我现在是从比较经济学的角度、从我们的企业如何从胜利走向胜利的角度,谈一些如何解决好经营管理的一些具体问题和薄弱环节。


比较经济学的核心是“比较”,这个“比较”包括“对比+科学评估”,当然,比较离不开评估,评估是比较的基础,但没有“比较”两个字,比较经济学就无从谈起。


运用比较经济学最终的目的是什么?就是“打造比较优势”。要在把握好“可比性”的前提下,从我们企业到各个部门、各个单位、每个管理者,都要找出、打造自己部门、单位、个人大大小小的比较优势,把握好比较、评估、决策、执行的过程,在“比较、评估、决策、执行”的过程中遵循企业的文化理念,结合我们多年在工作过程中找到的规律和积累的经验,我们就能“略胜一筹”,甚至“胜一筹”,也才会无往而不胜。


从企业经营管理的角度,必须以企业文化理念作为总的标准和依据,用这个总的标准作为比较的依据 


华联文化理念内容里面的最重要、最核心的比较的标准和依据,就是“以顾客为中心,以市场为导向”,就是把“为顾客服好务,让顾客满意”作为华联存在和发展的唯一理由也是全部理由。


在“以顾客为中心,以市场为导向”的前提下,综合理解、运用好文化理念中的“把方便让给顾客,把问题留给自己”“问题追根究底,措施科学到位”“点点滴滴追求合理,决不放过任何细节”“忠诚、正直、廉洁、诚信”等所有18条理念,我们将“比较经济学”运用到企业经营管理中的最基础的方法就有了。


这里列出7种比较的方法。


第一,“树标杆,找差距”,和同类型、有可比口径的标杆进行比较。通过比较,找出我们的优势和不足。


第二,大和小的比较,全局和局部的比较,长远利益和眼前利益的比较。“比较经济学”不是让大家在个人利益、小的局部利益上斤斤计较,而是要站得高,看得远,通过比较和评估,把握好“大和小”“全局和局部”“长远和眼前”“企业和个人”的关系。


第三,顾客利益和上游供应商、合作伙伴利益的比较。为了一个或几个供应商的利益损害了大量顾客的利益,这个决策就要打住。


第四,多数人利益和少数人利益的比较。一个问题的决策为了多数人的利益不要怕得罪少数人,反过来,涉及多数人利益的决策要十分慎重。当然,我们要尽可能地追求完美、追求点点滴滴的合理。


第五,企业利益、供应商以及合作伙伴、个人利益的比较。企业利益和员工个人利益总体上是一致的、统一的,个别人为了个人利益损害企业利益的行为是绝对禁止的,这种行为一旦被供应商所利用,对企业造成的损失有时是很大的。


第六,投入与产出、花钱与挣钱的比较。一个企业、一个单位、一个部门、一个人会遇到许多到底是因小失大还是因大失小的决策,这需要运用比较经济学进行科学评估,尽量避免因小失大的决策。


第七,选对路的人与做对路的事的比较。真正选对人、用对人,必须有一套选人用人的科学机制,这个科学的机制里面应该有比较经济学的方法,也就是在比较、评估的基础上进行决策。


运用好比较经济学,在“比较、评估、决策、执行”的过程中应该解决好以下两个问题  


第一,忠诚、公正、透明、廉洁。这是企业文化理念的内容。离开了以上8个字,你“比较、评估”得再好,在决策和执行层面也会走歪。位置没有摆正、公和私没有摆正、心术没有放正、屁股没有坐正,有了私心杂念、考虑了太多的人情关系和其他个人因素,就不会有好的决策和好的执行结果,就会形成“聪明人办糊涂事”的非正常后果。


第二,要“自以为非”,不要“自以为是”。“自以为是”是运用好“比较经济学”的一大障碍。“自以为是”最明显的特征有两个:一是自我陶醉,认为自己干得不错,别人无法替代,舍我其谁;二是以自我为中心,我负责这一块,这个“地盘”就是我的,听不得不同意见,甚至为所欲为、无法无天。


华为的任正非这些年一直讲的一句话是:自我批判。企业及部门、每个管理者都要进行自我批判。我们华联这个企业也是在“自我批判”“自以为非”的过程中发展起来的,企业是这样,许多优秀的干部也是在“自我批判”“自以为非”中成长起来的。因此,我们无论如何不能丢掉这个武器。


我坚信,“企业经营管理中的比较经济学理论”,连同“盲人理论”“岗位厌倦症理论”“健忘症理论”结合在一起综合配套使用,形成互动,对企业健康发展和团队成员的健康成长,能产生长远的积极影响。


来源:济南华联集团